欢迎来到双桥知青网!

双桥知青网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双桥知青网
当前位置:

澳为啥惹南太岛国不高兴?当地人:给援助索取也多

来源:文章 时间:08-31 15:40:51浏览19次

原标题:澳大利亚为啥惹南太岛国不高兴?当地人吐心声:他们给援助,但索取也多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王潇 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 曲翔宇]“澳大利亚政府口口声声说澳与其他太平洋岛国是一个大家庭,但其对待家庭成员的态度就是霸凌!”在南太岛国,这样公开批评澳大利亚的声音并不少见。澳是南太地区最大、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也是对南太岛国援助最多的国家。澳不仅历史上曾殖民或代管部分岛国,而且至今依旧在政治、经济、防务、文化、教育等领域“左右”着很多南太岛国。尽管澳大利亚为自身利益也有一些拉拢南太岛国的举措,但后者对“澳式傲慢”“家长式援助”的反感度近些年不断上升。尤其是在事关南太岛国生存的减排问题上,澳大利亚总是与岛国应对气候变化、拯救家园的雄心唱反调,根本不考虑岛国的未来。带着“主人思维”的澳大利亚如果还不做出改变,那么“要当家做主”的南太岛国就还会一次次说“不”。

“南太地区代理人”老想恩威并施

南太岛国主要是指巴布亚新几内亚、斐济、瓦努阿图、萨摩亚、所罗门群岛、马绍尔群岛、瑙鲁、帕劳、图瓦卢等14个岛国。南太岛国历史上都曾被长期殖民,其中巴新、瑙鲁等都是在结束澳大利亚殖民统治后独立的,一些岛国或多或少与澳有过历史恩怨。陆地面积只有21.1平方公里的瑙鲁,20世纪初英国人就上岛开采磷酸盐,此后划归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管。瑙鲁二战期间还被日军占领。1947年成为联合国托管地,仍由澳、新、英共管,直到1968年1月31日独立。在澳管治期间,联合国多次要求澳政府公布开采瑙鲁磷矿的数量、成本和售价,以期使瑙鲁人得到合理回报,但澳方总是不予理会。澳方的傲慢让瑙鲁人非常不满,最终通过努力不仅收回磷矿开采权,也赢得国家的独立。1989年,瑙鲁还通过国际法院指控澳管治期间未能尽力保护环境,减低采矿带来的环境破坏。

从澳大利亚的角度看,南太岛国长期以来生活在自己的“恩威”之下。首先,绝大多数南太岛国都是英联邦成员,与自视“英国南太地区代理人”的澳大利亚保留着十分类似的政治体系。《环球时报》记者在巴新采访时,有当地商人表示,虽然巴新是个独立国家,但事实上很多政策都受澳影响,特别是在能源矿产、交通运输、司法等领域,都有澳籍顾问。其次,从经济领域看,澳大利亚是南太岛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以及投资者,也是南太岛国的最大援助国。

同时,澳大利亚还是巴新最大的贸易伙伴与投资国。澳投资约占巴新所有外资的2/3,巴新的工、矿、林、农、渔各业几乎均为澳日英美等国公司控制。此外,澳太平洋劳工计划及季节性工人项目也为岛国的几十万人口解决了短期就业问题。澳大利亚还影响或控制着岛国的防务与安全。除新西兰、巴新、斐济及汤加有自己的军队外,南太其他岛国的防务基本上都由澳承担。在文化教育等领域,大多数南太岛国的青年领袖或政府官员一定程度上都在澳接受过高等教育或短期培训。很多岛国的高官还在澳购置房产,让子女到澳留学。

从去年巴新历史上第一次举办APEC峰会就可窥澳大利亚对南太岛国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澳是此次峰会最大援助国,峰会主会址——APEC会议中心是由澳援建的,部分会议代表及绝大多数媒体人员居住的海上酒店——两艘豪华游轮也由澳方提供。同时,澳还派遣两艘军舰负责峰会的海陆空安保。

在《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期间住的史坦利酒店,每天都能看到十多名澳大利亚工程兵出入,当地人说他们是帮助巴新修建通信设施的。据《澳大利亚人报》当时报道,有两名澳大利亚移民担任峰会协调机构的首席执行官和APEC事务部长。此外,担任巴新APEC会议媒体顾问的是一名澳大利亚资深记者,很多采访要由其安排才可以。

“澳大利亚给援助,但索取也多”

曾留学澳大利亚,并在珀斯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的科尼利乌斯·皮拉,是巴新一家医院的外科医生。皮拉开车陪《环球时报》记者转巴新首都莫尔斯比港时说:“我们巴新人真的要感谢中国人。近几年来,随着到巴新做生意、投资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巴新也开始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们走的快速路就是中国人修的,以前的路不仅窄,还坑坑洼洼的。”谈到澳大利亚,他表示:“澳大利亚人是给了我们援助,但索取的也多,我们国家的矿产、能源等资源都被他们控制,巴新自己却捞不到多少好处。几十年了,巴新还是一个贫穷的国家。”

虽然澳大利亚对南太岛国提供了大量援助,不少南太岛国也拥有丰富的渔业、矿产等资源,但多年来南太岛国仍是全球最不发达国家集中的地区。近年来,一些岛国对澳大利亚的“家长式援助”变得越来越直言不讳。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媒体对此也有反思。《澳大利亚人报》去年6月报道说,一份针对中澳两国对南太岛国的援助调查报告显示:澳大利亚的援助原则是“我给你钱,但你必须按照我们要求的方式去开支”,澳方的援助相当一部分都回流至澳,因为这些钱被花在澳籍顾问的工资、旅行及食宿等方面,最后留给援助国的已经不多;而中国援助则更加有效,也无政治附加条件,当地政府使用这些援助会更加灵活。《纽约时报》去年7月曾报道,所罗门群岛官员经常抱怨澳美两国政府只是喜欢指手画脚,而不是帮助其发展。让南太地区官员不满的还有,很多援助资金落回到外国顾问和承包商身上。

《环球时报》记者在莫尔斯比港采访时,遇到的当地官员与百姓对澳印象与《澳大利亚人报》和《纽约时报》的报道基本一致。负责国际媒体事务的高级官员米歇尔·杰雷维说:“多年来澳虽然也给了我们不少援助,但他们援助的费用大多花在了由澳专家主导的培训、咨询以及住宿、交通等服务费用上,对巴新政府希望改善的基础设施建设、医疗、教育等帮助甚微。”米歇尔认为,包括澳在内的一些西方国家不希望看到巴新强大独立,只想让巴新永远依靠它们。从某种意义上讲,澳大利亚是授人以鱼,而中国则是授人以渔。这也是巴新几十年来一直无法摆脱贫穷落后的症结所在,巴新现在必须争取独立的发展道路。

澳无视岛国生存危机惹众怒

太平洋岛国区域的地区合作组织——太平洋岛国论坛的总部位于斐济首都苏瓦,但该组织有一半以上的高级管理人员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日常事务受这两国影响相当大。2013年前后,很大程度出于对澳新干涉岛国内政的不满,斐济领导人发起成立侧重经济发展合作的“太平洋岛国发展论坛(PIDF)”,成员国仅有相关的太平洋岛国,管理人员也是清一色的“岛民”。PIDF的公关总监尼特西·那拉因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该组织在独立性上较太平洋岛国论坛强不少,但由于与澳新关系不睦,缺乏资金支持,政策协调困难,很多发展援助项目难以推进。

除了澳大利亚的“家长式援助”让南太岛国感到不快外,澳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态度也在加剧双方的矛盾。南太岛国希望澳大利亚停止开采新煤矿,但澳方出于自身经济利益考虑,总是不停地进行“导致大规模杀死、淹死岛国人民的碳排放”。

澳知名南太问题专家、TNC太平洋咨询公司负责人苔丝·凯恩博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针对莫里森总理及澳政府在减排与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政策,南太岛国领导人的批评声近两年持续高涨。去年太平洋岛国论坛瑙鲁峰会期间,澳政府企图推动将中国崛起及对地区军事威胁作为论坛峰会的主要议题并与岛国签署排他性安全合作协定,但遭到岛国的反对,最后签署的宣言,只明确将气候变化定为太平洋岛国地区唯一最大威胁。不久前,斐济、图瓦卢等“太平洋岛国发展论坛”国家在斐济签署宣言,呼吁全面取消煤炭生产,并批评“个别国家”反其道行之。    

本月中旬,图瓦卢举办第50届太平洋岛国论坛领导人会议。会议期间,莫里森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拒绝让步,以及对岛国的攻击性言论引起南太岛国的不满,进一步加剧了双方的分歧。岛国希望联合声明支持逐步消除火力电厂并暂停新煤矿,但澳方将其更换为督促各国考虑联合国秘书长关于无新煤炭生产及结束化石燃料补贴的呼吁。澳方的做法就是以“气变事实”掩盖南太岛国的“气变危机”。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指责莫里森在与太平洋岛国领导人磋商时盛气凌人,还老拿钱说事儿,“非常侮辱人”。姆拜尼马拉马说:“莫里森来参加会议只是为了确保澳政策能得到太平洋岛国的支持。我原以为莫里森是我的好朋友,但很明显,我错了。”图瓦卢总理索波阿加也表示,莫里森只关心“拯救澳经济”。

“西方必须接受中国在南太的存在”

南太岛国为什么敢于向澳大利亚说“不”?在巴新采访时,《环球时报》记者感受到,当地不少人仍对那段被澳大利亚殖民的历史耿耿于怀。一名曾担任内阁部长的巴新国会议员说:“澳经常指责中国在南太搞‘新殖民主义’,但事实上中国人带来的是商船与财富,澳当年做的才是压榨与掠夺。”据了解,澳统治巴新的近70年间,实行种族隔离政策,特别是在教育领域,白人小孩都在国际学校读书,不允许与当地土著同校。巴新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拥有第一所大学。澳大利亚一度对巴新土著居民前往该国读大学,入读法律、医疗等专业性较强的学科有所限制。该国会议员还透露说:“美国都选出了黑人总统,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成为公众假期,澳大利亚却对那段历史依旧讳莫如深!”

前常驻巴新、瓦努阿图等国的澳外交官珍妮·海沃德-琼斯在7月出版的《澳大利亚外交关系》杂志上撰文称,在岛国的法庭上有澳大利亚法官,在它们的首都有澳大利亚银行。基里巴斯、瑙鲁、图瓦卢等岛国将澳元作为本国货币。民众可看到澳大利亚电视台,澳英式橄榄球队在当地也拥有大量球迷。但遗憾的是,长期以来,澳一直将岛国视为极度贫穷和弱小的国家,是“被援助的客户”。

巴新首都行政区省长鲍威斯·帕克普曾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虽然中国不断上升的影响是澳美的关切,但这不是我们的关切。因为与中国的合作合情合理,中国对巴新的投资都通过正常的政府程序审批,不是我们卑躬屈膝地说,‘只管来,想做啥就做啥’。”

在苔丝·凯恩看来,莫里森既要保住总理宝座,又希望煤炭工业为经济发展提供更多支持,因此澳大利亚与南太岛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分歧短期内恐无法弥合。而在可预见的未来,随着中国持续发展以及“一带一路”继续在南太地区落地,中国在南太地区影响还将继续上升,中国确实给南太岛国在发展经济方面带来更多选择,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必须接受中国影响将在南太地区长期存在的事实。

分享到:

请输入搜索内容

最新标签

NEWSTAGS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平台 吉林快3 快乐飞艇 北京赛车论坛 江苏快3